原随意

一只不甘寂寞沉闷的高三汪,全职/古剑/仙剑各种粉,吃全部cp,写文策划填词翻唱混音皆渣渣可勾搭易推倒……不接受谈人生【任性】

男神的生贺,忙死蠢死也要补上。

没有华丽的词句,字又丑,可我还是想说。

一帆,生日快乐。


【填词】若这世界生来残酷

若这世界生来残酷


曲:香香 - 泉水

词/文案:醉影流霜


文案:


泰戈尔说:“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若这世界生来残酷,你又当如何自处?


——


若这世界生来残酷,何人能免俗?

你可曾有心念挚爱,于他人无物?

“世人皆平等”,不过一句,痴人说的梦,

你可曾有品尝世人苦痛?


若这世界生来残酷,何人能不误?

你可曾有眉间心上,于他人耻辱?

一生去追逐,一世孤独,终不过一捧土,

又何须问所赴值得与否?


飞蛾扑向烛火,绚烂一刻,灰飞于角落。

羚羊坠入悬崖,峥嵘一刻,消逝于颠簸。

有人半生辉煌,潇洒一刻,湮灭于史册。

他人挥洒笔墨,记载传说,

辗转经年真假已难测,不过传说。


----


若这世界生来残酷,何人能自赎?

你可曾有魂梦相牵,为他人所恶(wu)?

你冥顽何辜?不曾轻负,所望与所护。

又何须管他人不屑一顾?


我愿风雨千山,飞雪岚关,烟云聚忘川。

我愿坎坷颠沛,聚散无畏,流离于是非。

我愿跋涉千年,尘寰历遍,吞咽下苦难。

我愿笔锋蛰藏,爱恨情长,

痴怨恩仇皆是这世界馈赠的光。


我愿风雨千山,飞雪岚关,烟云聚忘川。

我愿坎坷颠沛,聚散无畏,流离于是非。

我愿跋涉千年,尘寰历遍,吞咽下苦难。

再忆年少时,此生可不负,

若这世界生来残酷我——温柔以赴。


—E—


创(fei)灵(hua)


文案就是创灵,所以这里只是些废话,来纪念此时的感受,大概是我又神叨了,突然写了这么个主题。


一开始满满的负能量,大概是因为我做的梦,然而梦的内容醒来就记不得了。


这世界是否生来残酷,才有那么多险恶人心?偏要妄加揣度他人内心才算作机智?


然而想到这里却也觉得自己更卑鄙,相比于那些揣度人心的人,我甚至妄自揣度了整个世界。


我们从小学过的一些课文,曾经带来传奇色彩、被用来当做经典例子、大肆或批或赞的人事物,在某一天被证实不过虚构。


想想挺可笑的。


因为说了,有人信了,奉为圭臬;忽然某日又说这是虚构,于是又有人信了,开始嘲笑、讽刺。


这世界似乎总有人不甘寂寞,非要将美好的东西撕裂给人看,展示自己多么与众不同。


这世界上,真的东西其实不一定对。


虚幻却可能带来美好的假,亦或真实却可能带来残酷的真。

究竟哪个更加残忍?

我不知道,也许永远不会知道。


我只愿尽我所能,去相信一切美好,不论真假。


除了真假,这世界的矛盾太多了。


我是个念旧的人,却也喜欢新东西。

我是个感性的人,却也能理智的去看他人。

我相信过所谓虚妄,也质疑过所谓真理。

我厌恨过人心难测,也厌恨自己所带的假面。


然而就像天刀里,鲤鱼汤说,他是好人也好,坏人也好,他会做他应做之事。


也许我们都是矛盾的综合体,但我们可以选择我们所想选择的。


若这世界生来残酷,我想让自己,温柔以赴。


原谅我前言不搭后语,我也只是想某一日翻看时,还能记得此时的心。


如果不小心有人看了一些话语觉得触到了自己的禁忌,很抱歉。

但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所以朋友,我们不撕逼,请直接拉黑我,谢谢。


不论如何,感谢看到这里的你(*/ω\*)


【古填】孤


原曲 proof

词文 醉影流霜

文案


孤生而为王,既承的是王命,行的便是王道。

天下清,孤定;天下浊,孤靖。

然,空自坐拥万里江山、天下苍生,睥睨芸芸苦难、生世诸多凄苦,却耶不敢奢望拥有众生所固有之幸。

孤所能做,便唯有以生济世。


——


掀云落月披霜雪,

枯枝斜作疏影一片夜,

玉楼衣袂乘风隐细叶。

-

池上并禽影重叠,

双鲤戏倦会否也相濡而眠?

并蒂可会羞敛?

-

孑然应我如芥,

满座衣冠胜雪,

倦了所谓佛偈。

-

纵知此生艰涩,

怎忍不踏这凉霄月?

此程去无解。


——


那年风沙犹烈,

逐鹿天下,

尚有至交二三试比剑。

-

所谓河清海晏,

骨血来填,

或不过百年。

-

而今烟雨生平,

坐拥江山,

举目四顾皆惶惑眉眼。

-

得众生求不得,

众生知我不得焉?


—M—


昏昏烛火仍明灭,

案牍也沾染几分疲倦,

任清风吹雨画上句点。

-

辉煌金碧皆冷却,

锦衣玉食恍然皆是梦中魇,

怀中亦非旧颜。

-

梦回边城染血,

故人眉眼决绝,

于战火中湮灭。

-

荒原白骨狼烟,

逢生死于枪戟刀剑,

饮笑赴黄泉。


——


后世纷扬传说,

不计功过,

于他载不过一页史册。

-

成王败寇如何?

故人如何?

所记却唯我。

-

偏怪与东风薄,

无心为乐,

江山万里自一人跋涉。

-

得众生求不得,

众生可知我所舍?


——


风云隐月没(mo)八荒,

飞沙流石破万象,

天堑披霞霜,

岚霭影幢幢。

-

摆酒设宴三千场,

醉魂落魄梦还乡,

梦醒须断肠,

我独与影成双,

故人皆醉卧沙场。


——


孤高处凭栏望,

江山苍茫,

喜悲苦乐众生自可尝。

-

孤傲处冷眼望,

邪佞忠良,

分谋断阴阳。

-

孤身时回目望,

天地苍茫,

无人并肩听我诉衷肠。

-

得众生求不得,

众生可知我所向?


——


孤高处凭栏望,

江山苍茫,

春夏秋冬众生自可赏。

-

孤傲处冷眼望,

邪佞忠良,

刀光剑影暗藏。

-

孤身时回目望,

天地苍茫,

无人与我并肩敛锋芒。

-

得众生求不得,

众生不知我所望。


—E—


本来写了一大段解释,但是都删了,相信懂的人都懂,感觉都是大白话也没啥隐晦的。


写的不满意,很不满意,奈何肚子里没啥墨水。


一直很想写这样一个主题,曲子早就选好了,觉得挺适合,但是写出来就是不满意……


感谢看到这儿的你(*/ω\*)


【点词练笔】夕阳天使——记同名电影

【点词练笔之赠沁夜微寒】

           夕阳天使

                 ——记同名电影

曲子是点娘纸钦点的,然而最近脑洞杂乱就造了这么一篇。不造电影她还记不记得,当初一起挤时间看的然而我觉得她的记忆里应该玄。

曲:虐心—徐良

词:醉影流霜

文案(然而这东西并没有什么卵用,只是一句台词):

    你中意的人,就像你手里握着的一只小鸟。 抓的松,怕他飞走。 抓得紧,他却可能窒息而死。

女1:陈爱琳

天籁声中枪林弹雨,

泣血烟沙遮不住你。

行动与指挥完美合一,

于风浪湍急,系生死一隙,

却成最后绝笔。

女2:陈爱群

光影里可赢得命局,

只言片语无需犀利。

若这指挥者已是无敌,

怎甘心如一?平凡中淡去。

失她却始料未及。

合:琳群

是你我懵懂于惊涛中生死相依,

利刃或是搏击只因相惜,

相机录下点滴,是夕阳里,唯美记忆,

所谓天使染血也相济。

合:琳群

是你我成长于骇浪里与共朝夕,

枪械或是科技只为相惜,

一场狂风暴雨,席卷回忆,死别生离,

让那所谓的天使之名,

都刻在夕阳里。

女2:陈爱群

街头乐店无心邂逅,

一场追逐有心成就,

针锋相对到跨越镜头,

于此残局后,抛前嫌联手,

也算生死与共。

女3:江日红

慧目如炬未曾灼眼,

迷雾离离胜负难言,

街角对峙到相与并肩,

于扑朔迷离,争一隙生机,

算不负坎坷际遇。

合:群红

你我曾纠结于波涛中一决高低,

于黑暗深处寻一线光明,

怎可轻易沉寂?每每思及,在夕阳里,

所谓天使的美丽记忆。

合:群红

你我曾坚定于汹涌中死战于敌,

于生死边缘争一场胜局,

所幸有福至矣,踏过这场,鲜血淋漓,

任往事印刻在夕阳里。

3合

是争执后幼稚重复着少时点滴,

一笑后前嫌冰释何须提?

是生死刹那间,字字句句,漫过悲喜,

刻天使之名于夕阳里。

3合

是输赢后那轻吻送别未破禁忌,

诀别后或许是再无交集。

是生死刹那间,点点滴滴,漫过恐惧,

刻天使之名于夕阳里,

和那无悔记忆。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ω\*)

【尘炎尘】惊鸿 的番外

【尘炎尘】惊鸿   之番外

             BY醉影流霜


又失眠了,于是闲着没事写了这篇,cp洁癖注意避雷。

如果觉得之前那样结局就很好就不要点开这个了吧……


——————

真·HE番外

——————


番外一 之 知是故人还


00.


那一刹,

于临风处回眸相视的浅笑,

倾覆了尘世狂澜。


那一刹,

他所历遍坎坷艰辛,

仿佛都融化在那天地间一抹白色。


01.


他突破一重又一重极限,

手掌万界生死,

定尘世诸方缘起缘灭,

终究踏入至高绝顶。


黑衣如旧,

旧时少年却已不复当初稚嫩,

异界风霜消磨鬓上棱角,

锋芒尽敛,

归于始终。


这世间轻狂他有,

这世间惊涛他有,

这世间温情他有,

坐拥美人,手掌乾坤,

……

这人世,

他什么都有,

最终唯独少了那一朵遗世青莲。


“终归是少了些什么,如今,我该去抓住那本不该失去的东西了。”

他怅然独立,望着茫茫瀚海星河里,回忆最深处的故土。


“我们之间,两清了。”

两位绝世美人同时绽开世间最难得的笑容,

是释然,是宽恕,是成全。


他看似瘦弱的身影消失在这片天地间,

通往此生归程,

“我回来了。”


02.


林间深处,药圃丛中,

他白衣似雪,紫纹华贵,

不沾半分烟火。


仰头看这生机勃勃的药院,

一双红眸,却清澈见底,

岁月并未留下半分足迹。


蓦然回首,

天上云烟浮动,

暖阳播撒下一片绮丽风光,

于他脸上明媚了春色,

绚烂了烟波。


03.


那一刹,

于临风处回眸相视的浅笑,

倾覆了尘世狂澜。


那一刹,

他所历遍坎坷艰辛,

仿佛都融化在那天地间一抹白色。


那一刹,

心照不宣,

莞尔间岁月消融,

知是故人还。


—FIN—


——————

以下是真·BE续,接着HE番外的,

不看BE请千万别手滑谢谢,

ooc见谅谢谢,

不谈人生谢谢,

不联系大主宰避免打脸谢谢。

——————


番外二 之 刹那惊鸿


00.


那隔着时空长河交汇的两个刹那,

惊鸿如初见。


01.


一切都定格在刹那,

却是生生相错的刹那,

隔了三百万光阴,

九千载风尘,

已是人间无数。


02.


这一片大陆,

繁华依旧,

却是面目全非。


炎帝威名仍绵延在这一方天地,

药圣之名,却更是广传万世,

尘炎师徒之情,

众口相传之下也早已模糊了当年是非。


故地重游,时过境迁。


却再寻不得那一方清澈笑容,

半句戏语欢颜。


03.


旧友一个个湮没在历史潮流里,

或名垂千古,

或完全消散在这片大陆。

他已无处祭拜。


那一片林间药圃,

千百年来繁盛如昔,

似冥冥中有眷顾。


药海中央,

一块高石之上,

似故人犹在,

回眸笑望何人。


银丝如瀑,白衣胜雪,

紫纹典雅,袖接苍云,

鸣风作珮,清流泠泠,

这般出尘风华,世间除他无二。


04.


是那隔着时空长河交汇的两个刹那,

惊鸿如初见。


—end—


【古剑】千古叹·玉红旖旎——记红玉、紫胤

千古叹·玉红旖旎

        ——记红玉、紫胤《古剑奇谭》


(大概这篇写的红玉过于痴了…然而这首曲子却感觉这么合适…)


曲:执迷-小旭音乐

词:醉影流霜


==

又一年霜雪砌昆仑,

谁俯瞰红尘,

流年作枕?

紫衣风采仙骨出尘,

欲乘风化入乾坤。

==

堕非道弃轮回,流离俗世混沌。

玉红染,旖旎深沉。

为君,回眸一刹,千秋自沉沦,

不惧世浮沉,痴求知一人。

==

贪天长地久,欲把风月看够。

纵一世痴候,厌把天道看透。

前尘旧游,陈酿也难留。

不入黄泉碧落,只求为君候。

==

==

等来年绿蚁醅新酒,

再饮一杯否?

共看千秋。

零落风雪叠满衣袖,

叹心门微阖微冷。

==

乱红飞暮云舒,千载苦厄谁赎?

藏玉骨,一剑孤注。

怅然,韶华不逝,前尘不堪留。

提笔又轻勾,刻骨又何求?

==

剑光里朦胧,是君仙骨入梦。

我化剑相逢,一剑倾城相送。

千古不懂,醉问酒一觥,

如何说松就松?痴念太沉重。

==

你转身拂袖,眸光清冽如旧。

我心似蜉游,思君赋成千愁。

太上何求?来去自悠悠。

叹思慕又何辜?生愿为君候!

==


【古剑】问——记苏越(陵越视角)

【古剑】问——记苏越(陵越视角)

填词:醉影流霜

原曲及制作:

【曾经的约定】--西游天下

制作:小旭音乐团队

作词:小旭-若竹

演唱:BY2

——

千山暮雪何时已褪尽?

孤高万仞唯我只影。

晨风暗起,剑歌长鸣,

也沉迷入了此情此景。


岁月鎏金,自嘲此生风月泯。

为君留尘寰将悲欢饮尽。

等字入木几分?枯木又生年轮,

黄土白骨,不得你归程。


袖拂苍云,剑出白雪,

梦里那人眉间朱砂绝尘。

寒暑更几轮?归期向谁问?

今又对谁诉离恨?

——

梦魇重叠,你朱砂融我骨血,

可知执剑之位为何人守?

是你命途的劫,化我情途更迭,

纵我盘丝千结又何解?


此心未歇,千万日夜,

枯坐中期待都一一幻灭。

纵生死未期,誓飘渺之约,

哪怕是此问无解!


仙途弃别,流年终结。

看过的春夏秋冬都幻灭。

风尘染不透,你目光清冽,

原是初见便无解。

——


现在写的东西连自己都打动不了了,真失败。当初写零落浮生和两沉吟都曾打动我,现在好像没有感觉了……


无缘契生——记陆游&唐婉


选曲:《诺》——李炜、杨洋

策/词/混/文案:醉影流霜

演唱:空痕【素笺古风】&阿咎【清蒸章鱼】

美工:锦瑟安染【花尽长安】


地址:

http://5sing.kugou.com/fc/14277426.html


文案:

      曾追过逝水流年,共渡过风花雪月。便一朝他人冷言,断绝此生红线。

      自别后,一个山水千程,以笔墨叹胸中壮志,逃相思之苦;一个披妆改嫁,将苦楚都和泪偷咽,却强装欢颜。

      故地重聚,只得暗刻两阕《钗头风》,相望无言。

      叹只叹,终究无缘与共契此生。


空痕:

墨色化泪着青史

转离分轮回往生

月影千重潜绮户深

山河枕

阿咎:

漠然看人情浊浑

玉颜幽瞳笑何存

世间薄凉偏恨天意弄情深


阿咎:

旧年风月初相逢

空痕:

相逢染一生爱恨

合:

心有千结网情困

便痴嗔

都合杯共斟


合:

沈园林扉,共谁竹马绕青梅。

笔墨缀,少年不识人生愁滋味。

谁与画眉,染妆顾盼一舞醉。

七弦挥,一曲惊花醒落随流水。


红烛影垂,意暖双枕共眠被。

笑颜对,眸底风情何须刻意堆?

踏歌云水,比肩共赏春葳蕤。

共执杯,此心相随,不羡双飞。


合:

忽转东风薄世情

欢情终似花易零

难主此生相思空泪盈

梦醒


阿咎:

此别经年心归尘

空痕:

堕世山水往千程

合:

归去来情已两分

诀前尘

无缘契此生


合:

沈园芳菲,重游不见故人偎。

桃花悴,伊人何时早将红妆褪。

新燕双飞,故巢依旧燕不归。

夜难寐,独醉管清寒月转盈亏。


玉容憔悴,无询别去何时归。

山盟危,欲笺心事落笔不成回。

是是非非,不过世事如潮水。

去无回,一别难追空留余味。


阿咎:

山河往回,春旧瘦却故人悴。

双目对,问君可嵌往事驻心扉?

空痕:

故地再会,怅望伊人强展眉。

合:

心中喟,唯恨无缘契生空咽泪。


合:

夜寒风吹,独闻角声悲泣回。

酌酒醉,冷月空对。

流年似水,笔墨愧,

不过荒碑,遣一世累。


——


【尘炎尘】惊鸿

【尘炎尘】惊鸿

              ——   BY醉影流霜


*BE HE 自由心证*

*漫画版+原著混合,私设重慎*

*不接受谈人生,所以洁癖请点x,你好我好大家好*

*可能有真·HE·番外,但可能性很低*


00.始终


他们是世间最亲密的师徒,

然而,

他们始终也只会是师徒。


01.惊鸿


是那年后山初见,似惊鸿一瞥,堕寰尘三千。

他银丝如瀑,紫纹白衣,笑容温润却带着狡黠,恍然若仙。

偏爱用调笑的语调,逗那目瞪口呆的少年。


是那年受尽白眼,尝过炎凉后的一场救赎,

少年那三扣,扣定了一生纠葛,

却也注定有些东西终究无果。


03.相伴


少年铮铮豪言犹在耳:

“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


他一路相伴,并肩而行,

见证少年一步步成长。


『大概没有什么比在这段艰涩时光里,还能有人不离不弃,一路相伴更深的爱。』


04.倾付


他们曾互为对方赴过命劫多场。


他为他陷于沉酣之梦、涉过生死风波、倾尽一身所有,护他安然无恙。

他为他闯过鬼关幽殿、几度虎口夺食、斩过叛徒恩怨,助他得偿所求。


他们是对方最重要的人,

可以相互倾付,不计得失。


05.倾囊


『人这一生,若能碰得一人愿为他倾囊,便应算得苍天眷顾。』


第一次舍命相护,

他虚弱似欲散的青烟,

缥缈更胜仙姿,

“以后的一段时间,或许老师不能再继续保护你了,一切的事情都得靠你自己了。”


苏醒后的全力相护,

他言语间的玩世不恭,

隐藏的却是深深的护犊之情。


第二次舍命相护,

他助少年融合心炎,

再入沉酣。


苏醒之后,

又倾力助少年复仇。


第三次舍命相护,

滔天黑暗中被锁困,

受尽魂殿锁链折磨,

形消骨瘦,虚弱飘乎,

暗无天日。


得救之后,少年重伤垂死,

纵然魂殿曾策反他徒儿,

纵然被魂殿追捕多年,

纵然幽殿囚居多年,

他却是第一次语气如此怅然而坚定,

“魂殿,我们不死不休了啊……”

淡然仙骨染了煞,惊了天人。


第四次舍命相护,

冥河盟、星陨阁大战,

他为护少年与其红颜知己,

以一敌二,

从来不染纤尘的紫纹白衣,

浴血如煞。


少年参与异火争夺,

他便倾力相助。

少年缺少异火融合,

他便赠出长伴多年的骨灵冷火。

少年身赴最终一战,

他便以身作陪。


……


所谓倾囊,应如是。


06.回护


『若这茫茫人世,只有哪怕一人,值得你付出全部,也愿为你付出全部,应是无憾。』


少年曾亲手为他斩去叛徒,维他清名。

少年曾于炼药盛会大展光彩,承他盛名。

少年曾勇闯魂殿智斗老鬼,护他安然。

少年曾倾尽全力,为他铸身。

少年曾仗剑御火,助他归族。


……


他用倾尽全力的回护,

报答他倾其所有的付出。


07.不负


少年不曾有负他半点期许,

他不曾有负少年半分努力。


纵然繁华殁处,

他们只能远远相视而笑,

空有绝世默契,

无人倾诉,

终究也还算是不负此生不负卿。


08.盛宴


那是一场盛宴,

开在黑夜过后,

黎明之前。


炎帝大婚,普天同庆。


他一身红袍,银发依旧如瀑,

端坐在高堂位上,笑容惊艳,

明丽的几乎要倾倒众生,

盖过两个新娘。


“小炎儿终于也长大了,为师甚慰。”


他举杯一饮而尽,

饮尽相伴半生的悲欢,

语气一如当年惊鸿初遇。


少年也是红袍加身,

当初的瘦弱身板,

如今却已足够撑起一片大陆。


“最难谢是师恩,徒儿敬师傅一杯。”


隔空对饮的两人,

似跨越了星辰瀚海,

跨越了世事人情,

一切都那么明了,

又那么晦涩,

绕不过世人眼中夸赞一句:

师徒情深。


“小炎儿,少年时的路,为师陪你走过。而接下来的路,就靠你自己了…而为师,也可以放心去看看这大好天地…”

盛宴之后,

他辞别少年,

仍是初见那袭紫纹白衣,

仍是旧时眉眼如画,

仍是笑意清浅却又深藏狡黠,

……

他伸手揉揉少年的头发,

目中怜爱,

一如当年。


『前路莫寻、莫问、莫念,各自安好——未出口的话,却已不必再说——心照不宣。』


09.风华


昔日少年,终究长成一代炎帝,

携手红颜踏入另一段征程,

演尽风华正茂。


而他或许辗转过山川河流,

寻访过些许秘境幽谷,

播洒过几片药种,

治一方水土,

偶尔悬壶济世,

风华如昔。


……


后来如何,

终不可考究,

但想来,

必然是醉过韶光,

倾了流景,

自有一番云淡风轻,

两处风华。


10.始终


他们是世间最亲密的师徒,

然而,

他们始终也只会是师徒。


——end——


第一次写,ooc见谅!



【诗若流光·词若清梦】零落浮生——记柳永

补个档新宣


零落浮生


本是多情客,却成负心人。

系他一生心,负伊千行泪。

    零落浮生,一叹永年。

      ————文案————

选曲:《手掌心》

词混:醉影流霜

翻唱:漫小夜

美工:季子【十年言心】

地址:

http://5sing.kugou.com/m/detail/fc-13372596-1.html


晚云欲惰,置笔三言砚冰墨。

凋暮色,字里萧瑟又为谁歌?

辗转零落,曾是何人青史过?

意脉脉,词谴风月人寰涉。


汴京风尘,花街柳巷几沉沦?

芳丛酣梦知几更?烟云错负流年深深。


曾怀豪情为经纶,错落皇榜意沉沉。

低吟浅斟,巷陌花深,换得浮名堕红尘。

愿把疏狂醉离魂,对酒当歌戏痴嗔,

无寻良辰,落帘共伊枕。


寒蝉凄落,泪雨霖铃唱离歌。

无人说, 良辰好景成虚设。


楚天云阔,晓风残月零星殁。

为谁誓死生契阔,如今又与几人成说?


白衣卿相自风流,奉旨填词穿花丛。

俗世纷纷,绵绵长恨,付笔清词酒一樽。

谁知愤语竟成谶,一落桃花劫念深,

负心佳人多少泪纷纷?


且听空阶更漏落,相思无凭也自寂寞,断肠最是闺客别伊人侧,离紫陌。


三秋桂子已落尘,十里莲香再不闻。

岁月苒荏,青丝寸寸,湮没韶华空遗恨。

浮生流转如陌尘,昔日旧梦逝无痕,

词傲千年清樽余温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