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随意

一只不甘寂寞沉闷的高三汪,全职/古剑/仙剑各种粉,吃全部cp,写文策划填词翻唱混音皆渣渣可勾搭易推倒……不接受谈人生【任性】

【尘炎尘】惊鸿 的番外

【尘炎尘】惊鸿   之番外

             BY醉影流霜


又失眠了,于是闲着没事写了这篇,cp洁癖注意避雷。

如果觉得之前那样结局就很好就不要点开这个了吧……


——————

真·HE番外

——————


番外一 之 知是故人还


00.


那一刹,

于临风处回眸相视的浅笑,

倾覆了尘世狂澜。


那一刹,

他所历遍坎坷艰辛,

仿佛都融化在那天地间一抹白色。


01.


他突破一重又一重极限,

手掌万界生死,

定尘世诸方缘起缘灭,

终究踏入至高绝顶。


黑衣如旧,

旧时少年却已不复当初稚嫩,

异界风霜消磨鬓上棱角,

锋芒尽敛,

归于始终。


这世间轻狂他有,

这世间惊涛他有,

这世间温情他有,

坐拥美人,手掌乾坤,

……

这人世,

他什么都有,

最终唯独少了那一朵遗世青莲。


“终归是少了些什么,如今,我该去抓住那本不该失去的东西了。”

他怅然独立,望着茫茫瀚海星河里,回忆最深处的故土。


“我们之间,两清了。”

两位绝世美人同时绽开世间最难得的笑容,

是释然,是宽恕,是成全。


他看似瘦弱的身影消失在这片天地间,

通往此生归程,

“我回来了。”


02.


林间深处,药圃丛中,

他白衣似雪,紫纹华贵,

不沾半分烟火。


仰头看这生机勃勃的药院,

一双红眸,却清澈见底,

岁月并未留下半分足迹。


蓦然回首,

天上云烟浮动,

暖阳播撒下一片绮丽风光,

于他脸上明媚了春色,

绚烂了烟波。


03.


那一刹,

于临风处回眸相视的浅笑,

倾覆了尘世狂澜。


那一刹,

他所历遍坎坷艰辛,

仿佛都融化在那天地间一抹白色。


那一刹,

心照不宣,

莞尔间岁月消融,

知是故人还。


—FIN—


——————

以下是真·BE续,接着HE番外的,

不看BE请千万别手滑谢谢,

ooc见谅谢谢,

不谈人生谢谢,

不联系大主宰避免打脸谢谢。

——————


番外二 之 刹那惊鸿


00.


那隔着时空长河交汇的两个刹那,

惊鸿如初见。


01.


一切都定格在刹那,

却是生生相错的刹那,

隔了三百万光阴,

九千载风尘,

已是人间无数。


02.


这一片大陆,

繁华依旧,

却是面目全非。


炎帝威名仍绵延在这一方天地,

药圣之名,却更是广传万世,

尘炎师徒之情,

众口相传之下也早已模糊了当年是非。


故地重游,时过境迁。


却再寻不得那一方清澈笑容,

半句戏语欢颜。


03.


旧友一个个湮没在历史潮流里,

或名垂千古,

或完全消散在这片大陆。

他已无处祭拜。


那一片林间药圃,

千百年来繁盛如昔,

似冥冥中有眷顾。


药海中央,

一块高石之上,

似故人犹在,

回眸笑望何人。


银丝如瀑,白衣胜雪,

紫纹典雅,袖接苍云,

鸣风作珮,清流泠泠,

这般出尘风华,世间除他无二。


04.


是那隔着时空长河交汇的两个刹那,

惊鸿如初见。


—end—


【尘炎尘】惊鸿

【尘炎尘】惊鸿

              ——   BY醉影流霜


*BE HE 自由心证*

*漫画版+原著混合,私设重慎*

*不接受谈人生,所以洁癖请点x,你好我好大家好*

*可能有真·HE·番外,但可能性很低*


00.始终


他们是世间最亲密的师徒,

然而,

他们始终也只会是师徒。


01.惊鸿


是那年后山初见,似惊鸿一瞥,堕寰尘三千。

他银丝如瀑,紫纹白衣,笑容温润却带着狡黠,恍然若仙。

偏爱用调笑的语调,逗那目瞪口呆的少年。


是那年受尽白眼,尝过炎凉后的一场救赎,

少年那三扣,扣定了一生纠葛,

却也注定有些东西终究无果。


03.相伴


少年铮铮豪言犹在耳:

“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


他一路相伴,并肩而行,

见证少年一步步成长。


『大概没有什么比在这段艰涩时光里,还能有人不离不弃,一路相伴更深的爱。』


04.倾付


他们曾互为对方赴过命劫多场。


他为他陷于沉酣之梦、涉过生死风波、倾尽一身所有,护他安然无恙。

他为他闯过鬼关幽殿、几度虎口夺食、斩过叛徒恩怨,助他得偿所求。


他们是对方最重要的人,

可以相互倾付,不计得失。


05.倾囊


『人这一生,若能碰得一人愿为他倾囊,便应算得苍天眷顾。』


第一次舍命相护,

他虚弱似欲散的青烟,

缥缈更胜仙姿,

“以后的一段时间,或许老师不能再继续保护你了,一切的事情都得靠你自己了。”


苏醒后的全力相护,

他言语间的玩世不恭,

隐藏的却是深深的护犊之情。


第二次舍命相护,

他助少年融合心炎,

再入沉酣。


苏醒之后,

又倾力助少年复仇。


第三次舍命相护,

滔天黑暗中被锁困,

受尽魂殿锁链折磨,

形消骨瘦,虚弱飘乎,

暗无天日。


得救之后,少年重伤垂死,

纵然魂殿曾策反他徒儿,

纵然被魂殿追捕多年,

纵然幽殿囚居多年,

他却是第一次语气如此怅然而坚定,

“魂殿,我们不死不休了啊……”

淡然仙骨染了煞,惊了天人。


第四次舍命相护,

冥河盟、星陨阁大战,

他为护少年与其红颜知己,

以一敌二,

从来不染纤尘的紫纹白衣,

浴血如煞。


少年参与异火争夺,

他便倾力相助。

少年缺少异火融合,

他便赠出长伴多年的骨灵冷火。

少年身赴最终一战,

他便以身作陪。


……


所谓倾囊,应如是。


06.回护


『若这茫茫人世,只有哪怕一人,值得你付出全部,也愿为你付出全部,应是无憾。』


少年曾亲手为他斩去叛徒,维他清名。

少年曾于炼药盛会大展光彩,承他盛名。

少年曾勇闯魂殿智斗老鬼,护他安然。

少年曾倾尽全力,为他铸身。

少年曾仗剑御火,助他归族。


……


他用倾尽全力的回护,

报答他倾其所有的付出。


07.不负


少年不曾有负他半点期许,

他不曾有负少年半分努力。


纵然繁华殁处,

他们只能远远相视而笑,

空有绝世默契,

无人倾诉,

终究也还算是不负此生不负卿。


08.盛宴


那是一场盛宴,

开在黑夜过后,

黎明之前。


炎帝大婚,普天同庆。


他一身红袍,银发依旧如瀑,

端坐在高堂位上,笑容惊艳,

明丽的几乎要倾倒众生,

盖过两个新娘。


“小炎儿终于也长大了,为师甚慰。”


他举杯一饮而尽,

饮尽相伴半生的悲欢,

语气一如当年惊鸿初遇。


少年也是红袍加身,

当初的瘦弱身板,

如今却已足够撑起一片大陆。


“最难谢是师恩,徒儿敬师傅一杯。”


隔空对饮的两人,

似跨越了星辰瀚海,

跨越了世事人情,

一切都那么明了,

又那么晦涩,

绕不过世人眼中夸赞一句:

师徒情深。


“小炎儿,少年时的路,为师陪你走过。而接下来的路,就靠你自己了…而为师,也可以放心去看看这大好天地…”

盛宴之后,

他辞别少年,

仍是初见那袭紫纹白衣,

仍是旧时眉眼如画,

仍是笑意清浅却又深藏狡黠,

……

他伸手揉揉少年的头发,

目中怜爱,

一如当年。


『前路莫寻、莫问、莫念,各自安好——未出口的话,却已不必再说——心照不宣。』


09.风华


昔日少年,终究长成一代炎帝,

携手红颜踏入另一段征程,

演尽风华正茂。


而他或许辗转过山川河流,

寻访过些许秘境幽谷,

播洒过几片药种,

治一方水土,

偶尔悬壶济世,

风华如昔。


……


后来如何,

终不可考究,

但想来,

必然是醉过韶光,

倾了流景,

自有一番云淡风轻,

两处风华。


10.始终


他们是世间最亲密的师徒,

然而,

他们始终也只会是师徒。


——end——


第一次写,ooc见谅!